凋零鬱金香

人材出現斷層
送別2016年法國歐洲國家盃,可能是洛賓(Arjen Robben)、史尼達、雲佩斯、亨特拉爾等黃金一代的謝幕之戰。每一屆大賽,荷蘭既有成名巨星壓陣,也有年青新季冒起,但於今屆外圍賽卻星光暗淡,史尼達、洛賓、雲佩斯等球員已是老將,但仍然要苦苦支撐。球隊近年青黃不接,年輕一代人才凋零,幾乎沒有一個能夠出得大場面。其實從史尼達、洛賓等黃金一代之後,荷蘭中生代就已斷層,近兩屆世界盃荷蘭成績出色,幾乎都是黃金一代挑起大樑。回看荷蘭對哈薩克的比賽,球隊有3名正選球員之前未曾為國家隊出戰,1人只出場1次,後防經驗最豐富的保馬(Jeffrey Bruma)也只出場12次。
人才斷層是成績急降的根本原因,由於荷蘭聯賽造星能力下降。荷蘭聯賽及三大傳統強隊,受到歐洲轉會制度嚴重打擊,從以往的歐洲二線聯賽逐漸下滑。三強以往出售球星賺錢的模式難以為繼,球員流失的年齡越來越低,這造成兩大惡果:難以組織起一支經過多年磨合的有競爭力球隊;更多非本土小將佔了青少年球隊的位置,本土球員數量下降,造星能力降低。荷蘭足球在青少年培養和國家隊選人上也偏向功利,工兵球員越來越多,技術型和有才華球員越來越少。現在荷甲聯賽球隊,在歐聯競爭力也愈來愈差,近年來多數止步於分組賽。

內訌傷兵消磨意志
缺乏戰志、慣性內訌,是荷蘭幾次大賽遭遇滑鐵盧的弊病。荷蘭向來盛產個性十足的天才球員,但一直缺乏能在逆境中團結球隊的領袖人物,所以每到大賽必然內訌,球隊缺乏凝聚力。今次在決戰前再爆內訌,在訓練時雲佩斯和曼聯球員迪比(Memphis Depay)發生激烈爭吵,隨後在對哈薩克的比賽中,雲佩斯從主力陣容消失。此外,傷兵也嚴重腐蝕了這隊本來就褪色的橙衣軍團。對捷克時兩名主力門將同時受傷,這對荷蘭簡直是毀滅性的。洛賓受傷缺席了後半段外圍賽,否則荷蘭可能還有一線生機。史尼達和雲佩斯因為年齡已大離開頂級聯賽,身體狀況已不如以往。後衛連續受傷也令到防線非常不穩定,這都為荷蘭的出局埋下伏筆。
近幾屆大賽,荷蘭足球已經逐漸從十上十落轉變為攻守平衡,於兩屆世界盃戰績頗佳。連續嘗到甜頭後,後來的領隊更加保守,戰術重心偏向穩守突擊,球場上的個人技術漸少,攻守平衡型球員卻備受青睞。尹巴士頓(Marco van Basten)擔任荷蘭領隊初期堅持十上十落,但之後面對成績壓力也要改變風格。他之後的繼任人雲馬域克(Bert van Marwijk)、雲高爾(Louis Van Gaal)、希丁克(Guus Hiddink)在成績壓力下,在可以小勝但不能大敗的國內壓力下更趨保守。隊內的天才越來越少,工兵越來越多,直到正選11人除了史尼達,剩下10人全是工兵。

Facebook Comments
Facebook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: XYZScripts.com